秋生

我藏在胡桃树下
躲藏水妖绿色眼睛

《白水人间》

白宇×朱一龙


BGM— 寂寞的季节


短打




他剥了一粒巴旦木放进嘴里,带着甜味儿的坚果是那人留下的。



 


  他想起来刚见到那人时,对方也是一身坚硬的外壳,带着戒备和警惕,眉眼之间满是疏远,于是连同周边的空气也冷了半分。但是混熟以后,对方卸下盔甲向他透出的内里,也同这果仁一般,细腻,温和,生脆而又羞涩。


 那人借着年长的身份从容不迫的对他处处对他关心,尤其在得知他还有胃病的时候,他每日的伙食,温水和零嘴甚至都被对方安排妥当了。


  他仿佛一个讨喜的弟弟,突然之间又多了一个关爱他的长辈,尽管那人只年长他两岁。他还是蛮喜欢那人的,从他第一眼看见对方卷翘的睫毛时心跳的频率就变了。


  



  巴旦木在嘴里嚼起来脆生生的,像是在打着拍子唱歌。





  相比于那人的无微不至,他的女孩却是温软美玉,不同于那人的沉稳耐性,女孩是狡黠灵动的。如此一对比,他反而开始心情复杂。


 


   如何,女孩拿走他的手机,面色不善,你喜欢那人多一点还是我多一点。


 


  手机"叮咚"响了一声,屏幕亮起,是对方回他的消息,晚安。他促狭的笑了笑,女孩用手抚上了他的左颊,手指轻轻摩裟着他的眼尾,你会跟我定时定点说晚安吗。


  他没有说话,只是虚握上女孩的手,明天我会把胡子刮掉。


  然而他还是没有刮掉胡子,因为剧情需要。他知是如此所以才开口承诺,此刻他的心乱如一团麻线,于是匆匆躲开了聚会的人群,倚着窗口点着了一支香烟。

 


  他用力的吸了一口又重重的舒了口气,软中华被他夹在两指之间,他就看着被风吹亮得骤亮的烟灰从空中落下,那一小撮光亮就这么没在一片黑暗之中。


  有没有人和你说过,你抽烟的样子才是最真实的。身边多出来的人忽然开口,着实让他有些不知所措,偏偏对方的声音还在继续,抽烟伤身体,你还有胃病,以后少抽点,尝试去戒了吧。


  他忽然就想起女孩曾说过,他抽烟的样子很成熟很有韵味儿。像一个可以值得托付终身的老男人,女孩是这么打趣到。


  我为什么要尝试,他问道,但对方只是拉过他的手就着烟嘴吸了一口,问,这什么烟。


 


  他没回答对方的问题,只是依旧不依不饶道,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,你是不是对谁都这么温柔。



   其实他想问的东西有很多,但是在这清朗干净的月下他只敢打着哑谜,既希望对方听懂,又不希望对方明白,他还没有足够的勇气,去面对未卜的明天。


  但对方顺着他的手腕向上移动灵巧的勾走了他的烟,顺手叼在嘴边,火光剧烈的闪动了一瞬,接着他听到一声叹息,对方伸手揉了揉他的头,摘下帽子扣在他头上,于是他陷入了一片阴影之中。


  我没有逼你的意思,你可以慢慢来,他看见火光又变亮了一次,然后送到他手里。对方挠挠头,向后退了一步,你要是不想戒烟,也可以,没人会逼你,我也是。


  



  果仁被牙齿嚼碎,他尝到果仁皮苦涩的味道。





  他忽然想到一个错乱而又怪诞的问题,龙为什么不和王子在一起呢,明明龙帮王子看守了很久很久的宝藏呀,哪怕不能骑着龙浪迹天涯海角,他们也是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然后坐在一桌打个牌什么的。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鬼东西,他摇摇头,似乎想把这些怪东西赶出去。  


  最终,他还是刮了胡子,但不为别的,只是怕下次那人摸他下巴的时候再笑着调侃他,扎手,像仙人掌。

  


  没有下次了吧,他想,对方弯着眼睛朝他笑的时候是真的很好看,闪动着细碎光亮的眼睛像是倒影着弯月的海洋,睫毛如同海浪,一浪一浪的扑打在他心的岸上。





  巴旦木的果壳碎屑粘了一手,又扎又痒,他拍干净渣子起身去洗手。





  他忽然又想起来那人跟他说的,反正没遇到我之前,也还是会有不少人跟你说让你去戒烟的吧。


    他看着水龙头里的水哗哗的往外流,忽然就笑了。那人和他,表面上不说,其实心里都如明镜台似的,澈亮,通透,就像是那支没抽完的烟,那份厚重无人提及的爱。


  好聚好散和再会分别发到了两个不同的账号里。


 


  人总说顾此失彼,顾彼失此,然而这次他似乎是冲破了桎梏,他选择了既失此也错彼。


是零点,他发了一条朋友圈,


冰岛。


然后他收到了那人的留言,


雷克雅未克。







夏天没有完结的就让它留存到冬天。




弯月总是比满月更勾人心魄。




于此以往。


—he—




晚安♡